“元宇宙”卖月饼背后的“套路” 数字藏品到底是什么?

2022-09-09 08:15:51 来源:每日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元宇宙有多火?这阵风已席卷到了中秋的“宋礼”之上,以数字藏品赋能中秋礼,这是浙江上市企业、老字号品牌万事利今年的中秋礼遇。购买万事利旗下《万家团圆》《欢乐颂》《好运莲莲》三款中秋礼盒,就可以获得《梦天》系列数字艺术藏品。

实际上,月饼被限价之后,传统月饼“内卷”模式本以为就这样戛然而止,但资本市场并没有放过它,随着数字藏品的开启,月饼又有了另一番境遇——上市公司、月饼生产基地、酒店老字号纷纷搭上“元宇宙”卖月饼。部分“数字月饼”更是一枚叫价高达1万元甚至数万元,更有甚者,推出“区块链空气月饼”,直接打上“看着很贵,其实买的是空气”的口号,让不少业内人士叹为观止。有人呼吁“本就自带社交属性的月饼,即便是附赠数字藏品,价值也是有限的,切勿掉入‘雅贿’的套路之中。而且数字月饼之中免费附赠的数字藏品的真实价值又很难界定,最终真的成了‘韭菜一族’。”有过数藏收藏经验的网友表示,其实大部分人并不懂数字藏品,“不少平台赚的就是‘你不懂,我不懂’的糊涂账。”

那么,数字藏品到底是什么?如何明明白白参与数字藏品收藏?为此,《每日商报》记者专门采访了数藏行业的参与者,他们中有的是传统文化爱好者,有的是数藏平台发行方,还有行业专家、曾是投行的数藏爱好者,听听他们怎么说。

A “看着很贵,其实买的是空气”

令“吴刚和嫦娥”始料未及的是,原来传统的中秋月饼也能拥有虚拟的属性,“拥有了”又似乎“并未拥有”。

本月初,[email protected]“中国首款广式数字月饼”;一个月前,全国知名月饼生产基地——合浦月饼小镇和《南国早报》宣布共同打造全国首款合浦大月饼主题的“数字藏品”,并进行全国发售;时间再往前推,7月23日,中邮文创、哈根达斯推出联名月饼冰淇淋礼盒,公众可线上拍联名月饼获数字藏品。

而相较于有实物的“购买实物产品+赠送数字月饼”,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没有实物的“空气月饼”。近期在社交平台上,受不少年轻人追捧的“区块链空气月饼”,礼盒图上展示盒子里面有4个月饼盒,其中一个盒子呈打开状态,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月饼,而且吸睛之处还在于海报上的广告语“看着很贵,其实买的是空气”,据说第一批货已经被抽奖预订完毕,赤裸裸地用“元宇宙”的概念收割了一批“韭菜侠”,对应了月饼盒上的那句“我可能被割了?”。

除老字号、上市公司之外,国内多个“元宇宙”数字藏品平台也发行了“数字月饼”,包括阿里旗下鲸探、大唐数艺、元核科技、IOART数字社区、知音数藏、炼元数字艺术等平台,发行价格从几元到数百元不等,许多玩家在平台抢购月饼之后又在二手平台挂出转卖,以期可以炒作一波。

实际上,“区块链月饼”去年就已经有了。去年中秋节前后,淘宝推出定制NFT数字月饼活动,限量50件。这款数字月饼由于发行量稀少,再加上阿里系的大平台加持,在二手交易平台被炒到了天价。记者在“X Mate”元宇宙收藏品交易平台看到,其中一款数字藏品的挂价为5万元,另一款编号为9的数字月饼的卖价为38888元。

正所谓“奢华版月饼”不存在了,天价版的“数字月饼”又来抢占市场了。

澎湃特约评论员朱昌俊发表评论表示,“数字月饼”是披着月饼外衣的金融产品,它卖的不是月饼,而是给消费者“画饼”“只要有热度,它甚至可以替换为任何一种食品,比如粽子、饺子……所以,这背后玩的还是击鼓传花的游戏。所以,想在这个上面赚一把,别月饼吃不成,还让自己做了韭菜。”数字月饼是给消费者“画饼”?

B 井喷之势后 数字藏品行业频曝问题 有平台甚至突然停摆

与热炒的“数字月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数藏行业或将遭遇“清冷”局面。

虽说“风若在路上,千万别着急”是大部分投资的趋势,但在数藏行业,似乎大家都在追逐短期利益,使得行业在经过一年的井喷之势之后,突然瞬间热度就DOWN(降)到谷底,有平台甚至突然“停摆”了。

与此同时,平台跑路、炒家被套牢、提现难频现相应曝出。5月17日,数字藏品平台TT数藏通过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由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我司老板禁不住诱惑,将平台启动资金100万挪用进行iBox的投资,目前持仓已缩水至10万,平台已经无法继续运营,已遣散技术团队。”

此外,多家数字藏品平台发生退款无法提现甚至平台跑路现象,包括镜域数藏和光艺数藏也先后跑路。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数字藏品”发现,得到上千条相关投诉结果,大部分都与平台无法提现有关。境外NFT交易平台成交量也大幅下滑,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NFT市场的交易量为10.4亿美元,环比下降74%。

随后,8月16日,国内头部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已购买的数字藏品或发起退款申请。

作为国内三大数字藏品大厂(腾讯幻核、支付宝鲸探、阿里拍卖-数字拍卖)之一,幻核的离场使得不少有兴趣的参与者打了退堂鼓,退场释放的信号也在宣告,在现阶段,坐享资金、技术、资源的腾讯也没能找到数字藏品的可持续商业模式。

其实,早在幻核公告退场之前,支付宝鲸探发布的两款七夕藏品也陷入了滞销状态。市场给出的冷淡反应与去年其平台的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的火爆场面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某数藏发行方的主理人张先生告诉记者,“去年三大数字藏品大厂分别发售数字藏品,是即发即火,一下子大大小小的数字藏品平台如雨后春笋,呈现井喷的状态。发展到今年上半年,已经是供大于求的状态。今年三四月曾经秒罄的准一线平台,发售的数字藏品也仅是市场最旺盛时期的十分之一,甚至有些平台不敢发新。”

如今到了下半年,各种负面叠加以及数字产品价值自然回落,大多数人认为数字藏品行业或将迎来寒冬。

对此,另一国内头部数字藏品交易平台“NFT中国”的创始人石琦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发表了看法,“藏品卖不掉之后‘关市场’的行为,也开创了先河。”但同时表示负面的连锁影响并不大,她打了个比方,“运动会上,天气太热,有些运动员表现欠佳,维护人员还是有很多能做的事儿,比如鼓励跑在后面的选手,帮扶跑在前面的选手,天再热,总还是有个一二三名的,总还是有运动员能成名的,总还是有观众爱看的。”

同时她也指出,“NFT价值有社交价值(炫耀、彰显个性),使用价值(游戏、结合品牌CRM会员体系),欣赏创作的精神满足价值,投资投机价值……可目前大部分的藏品只有投资投机价值。”

当市场回归理性,必然出现很多藏品卖不掉的情况。而留下的,只能是有真正价值支撑的藏品,“比如名家大师的和实物版画结合的NFT作品,品牌方带权益的NFT,你的‘爱豆’(粉丝对偶像明星的称呼)亲手创作的NFT,在游戏中能羡煞旁人的一个载具NFT,一个光是看一眼就让你感怀的艺术作品NFT……”石琦说道。

C 数字藏品行业困局:“缺少价值闭环”

“链上存真”“赋能实体”,数字化是一种趋势。

平台的非正规化,疯狂炒作,缺乏持续增值,这些都是数藏趋于“清冷”的原因,“最初的参与者非常盲目,公司大不大,背景怎么样,产品是否上链(区块链),上的什么链(包括公有链、联盟链、私有链),都一无所知。”盲目,或许是奔着新兴行业、炒作的目的的收藏者的特征之一,“这股风吹起来,大家都觉得这是个风口,实际上,不上链是没有价值的,但大部分的人并不懂。”

“缺少价值闭环”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无数次被业内人士提起的话题。曾就职数字货币交易所OKX,现NFT投资者“赛博潘”(网名)表示,“市场相对于上半年来说下降得非常厉害,不管是从存量用户的购买欲还是关注度都下降非常多,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

“为什么会下降?价值传递不可闭环。你买走了图片之后,没有更多链路价值的体现,常规买一个商品、一个有版权的东西,可以拿来做衍生品或者是商用的作用。但是数藏行业发展得太快了,有大量的产品不带版权,纯粹是价格的炒作,虽然价格很便宜,数量很多,利用互联网的常规效应,圈了一波钱,没有携带任何的使用价值和商业版权价值。这类就是属于没有价值的。”

大家习惯于快速的操作,“大部分人都是为了马上可以升值,追求短期效应。通过买和卖来套现,这是‘最上头’的东西。这也是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产品以及消费者投机的心态,裹挟了行业往比较负面的方向在走。”“大家都在追求短期价值,而放弃了长远的利益,所以有了这一波洗牌。” 无法闭环,不可持续,“没有人进场,流动性就没有了,越来越凉。”“赛博潘”说道。

而对于行业的热度恢复,“赛博潘”回复记者,“首先,是依托于一个技术的再次创新,区块链技术的迭代,互联网创新‘科技改变生活’,两个维度,这个行业才会迎来一个新的复兴。”

他所说的两个维度,一是区块链技术的持续创新,另一个则是使用端,应用场景端的拓展,“一个新兴的事物没有那么快被现实生活接受,需要有一些预热、试错,不断去尝试。”

这个想法与中国推介数字IP平台的CEO邵淑妃的想法不谋而合,对于数藏行业来说,该公司属于行业的“新人”,“正式做平台是今年四月份,经过了近半年的积累过程,最终看好行业本身未来的发展和趋势,都觉得是蓬勃向上,可持续发展的行业。”

同时邵淑妃也向本报记者表示,“现阶段,不少藏家入场,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藏’,而是追求新兴事物带来的短期热度,追求最快速的价值变现。”

在她的眼中,“冷静期”的到来只是源于“炒作太过了”,“这只是新兴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而然的热度冷却,要有人提出质疑,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期,行业和藏家也会趋于理性,数字藏品未来还是可期的。”把这个事情简单化说一下,就像邮票收藏一样,本身数字作品,数字IP是有价值的,是喜欢才持有,之后带来的是额外的喜悦,比如其他方面的赋能,收益也好,这些都是后端的事情。

而她们现阶段所思考的是,数字IP如何赋能传统文化,“我们始终相信,文化数字化之后,真正能给文化赋能,将文化保留、产生价值性,这个东西是数字经济之下的产物。”“链上存真”“赋能实体”,这也是如今数藏平台在思考和拓展的方向。

客观上,数字化是一种趋势。有不少数藏平台在探索虚实结合,例如赋能景区门票,既有数字IP价值,又能为景区带来流量,而后推出特色风情实物礼包,这已是数字赋能的一种方式;再比如,结合中国传统技艺建盏,本身就很有底蕴的东西,再经过数字IP的加持,可以增加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力,还可以将“中国数字化的东西带到全世界”。

她向记者描绘一幅蓝图,“通过数字化IP的输出和传达,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传统文化,比如苏绣技艺的展示过程。可能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太可能收藏一幅苏绣大师的作品,但通过数字IP的输出就可以拥有这样的机会。”

D 守住底线 数字藏品市场合规动态频发

而在拓展“场景化”维度的方向之余,数藏行业的平台方、发行方人士都向本报记者表示,“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健全,才能让数藏行业更好的发展,法律永远是数字藏品的底线。”

“野蛮生长”之后所暴露出来的风险或是导致下半年数字藏品市场遇冷的重要原因之一,在监管政策尚不明确、二级市场的交易功能尚不健全、资本推手和营销投机者过度扩张的情况下,市场正在逐渐回归理性。

实际上,今年4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要求,杜绝NFT金融化风险。并呼吁广大消费者,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自觉抵制NFT投机炒作行为。

随后的9月4日,在2022年服贸会“世界前沿科技大会——元宇宙与数字经济论坛”上,《数字藏品合规评价准则》(团体标准)(以下简称《标准》)正式发布。《标准》首次对于国内市场流通的数字藏品定义、合规发行及流转进行了规范,并明确提出,数字藏品仅限于使用目的流转,不可开展炒作、洗钱、代币化、金融化、证券化等挂牌或私下非法交易流转。

《标准》指出,国内发行的数字藏品一般指一种限量发行的虚拟文化商品,包括数字形式的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等形式,通过区块链技术对其发行、购买、使用等流程进行记录,使其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不可篡改、永久存证的特征,又称为“数字艺术品”“虚拟数字商品”。《标准》还指出,数字藏品作为数字出版物,可以按照数字版权、数字出版物两种产品类型合规发行及流转。

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总经理王喆介绍,未来数字藏品市场的监管准则应当是“行业管理+金融管理”,数字藏品如果是具有文娱属性,则应当由行业监管部门出台准则划定范围,而金融管理应当就交易资金、交易标的、交易主体、交易形式四个维度展开。“未来我国的NFT市场的发展特色应该是‘中心化的监管标准+去中心化的服务场景特色’,要做到这些需要相关监管主体介入到区块链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出台明确的监管准则,提供权威的国家标准;另一方面则需要伦理支撑,只有完善了确权机制、评估机制、交易机制,二级市场的交易功能和流通性才能发展起来。”王喆认为,我国目前NFT市场仍然处于平台期,尚未进入到成熟的交易期。

(商报记者 叶晓珺)

责任编辑:ERM523

相关阅读